佛教慈濟基金會

10 / 18
  • Increase font size
  • Default font size
  • Decrease font size
靜思精舍家風

靜思家風 淨皂與香積的起源

E-mail 列印

靜思淨皂 - 純淨的因與緣  (17 八月 2010 邱淑絹)

採用精舍香草園的有機香草,經過師父精心研製的靜思淨皂,蘊含敬天愛地的慈悲人文。( 佛法有云,真空妙有的世界裡,得有那麼一點兒因,和那麼一點兒緣,兩者和合了,才能得那麼的一個果。佛家這「因緣生」的道理,展現在手工肥皂的境界裡,正是恰到好處的印證。「做皂一定要加鹼,不然就不能成為肥皂......」德寋師父,這麼的說:「沒有這個化學反應,就永遠的叫『油』。」

「油」加「鹼」,才能皂化,也才能成為肥皂,是製作肥皂非常重要的定理。而食品本科的德寋師父,對這物相變化--皂化的化學式,還有那麼一點點兒認識,也因此和手工肥皂劃上了個等號關係。

手作肥皂環保滿分 清淨上市

首次做肥皂,德寋師父拿的是米糠,觀想著自己的師父--證嚴上人曾說的「小時候都用無患子加米糠,把它和一和就可以了」的舊時偏方,做出了第一塊手工肥皂--米糠皂。

靜思精舍的香草園,空氣清芬,一片生機盎然。 因實驗結果不錯,讓德寋師父走上了手工肥皂製作這一條路,也不再純以米糠做皂。他從精舍的香草園裡,見著了什麼,就採著了什麼,將一個個園裡栽種的植物,變成了自己最佳,且是最近的肥皂原料來源。 像在訴說一件再簡單不過的事兒地,德寋師父很是輕鬆:「我們就是就地取材。迷迭香,自己種的;茶樹,自己種的;肉桂,自己種的;芳香萬壽菊,我們自己種的啊!」

那些許許多多的「自己種的」的天然草本植物,成了靜思精舍手工肥皂的「本地」素材;它,能減少一些運輸成本,讓製造出來的產品,是可以號稱為節能減碳的產品。德寋師父說:「我們就是選擇『東部」、『靜思精舍』現有的素材......就是覺得對這個地球,至少做一些事情,雖然能做的不多......」 東台灣本地生長,加上純淨豔陽曬乾後的香草,造就純淨因緣。

口頭上說能做的不多,可靜思精舍裡能做事的人,倒是非常的多。遂讓德寋師父開發的手工肥皂,是真正能以人力為主的手工產品,讓節能減碳的號稱再加一級。師父說:「我們並不是不知道用現代的機械,可是我們放棄了一些現代文明的東西,找到人力可以取代的。所以全部採取手工。」

全部採取手工,讓靜思精舍的常住眾體現了農禪的一個精神。出家人如德寋師父,也就這麼如實地奉行著。只見,他和前來幫忙的德江師父,合提著一個大鋁鍋,裝載著三分之一鍋的離子水,走到屋外,將它放置於地上的一個瓦斯爐具上,點著了火後,等著鍋裡的水,爬上應有的沸點。

天然草本 回歸清淨本源

一只鍋子,一個瓦斯爐頭,加上一個瓦斯桶,身處在還算能遮點雨露的鐵皮廊簷下,兩人就這麼克勤克儉地,要製造手工液體皂劑。看似克難極了的古老製造方式,兩位師父卻不亦樂乎。德寋師父說:「這些東西,在外面可能可以用機器取代,但我們就是用人力......除了不耗費電力,還能開發人類原有的體力本能。」

精舍師父的巧思慧心,彷彿無聲說法的靜思淨皂。 開發人類原有的體力潛能,非常的累,但還是要做。就如德寋師父咸認,不讓手工肥皂有任何的添加物,是為了恢復肥皂原有的清淨本性。「就像佛經上說的,回歸本性。肥皂本來就是清潔用的啊!這些東西使用後,到了下水道後,廿四小時就能分解,不會水質二次污染的優養化......」

德寋師父認為,現今社會很多的環境問題,即是消費所帶來的問題,所以堅持不用香料。使靜思精舍製造出來的手工肥皂,不叫「香皂」,而是「淨皂」,真真實地從名稱上就區別開來。

而這取名「淨皂」的手工肥皂,2008年開發製造,2009年落實具體性的適量生產。2010年新春,首批試賣的產品,透過「靜思人文」流通;第二批淨皂,正在做皂化,等待完成後上市。

而對於銷路好與不好,德寋師父認為,那不是最重要的,更重要的是,師父們純淨的理念有沒有被社會大眾接受。那就是除了天然素材以外,什麼都不加。「我們沒有加精油、沒有加香精、沒有加香料......」

完成包裝後的淨皂,在靜思書軒與人芬芳。 這些什麼都不加的「淨皂」,有烏龍茶的、黑楜椒薄荷的、檀香的、抹草的,甚至黑糖薑等二十多種香草園裡,常住師父們栽種的天然素材,加上採買來的天然性植物油,將上人的環保理念,體現在靜思精舍常住眾的生活。

德寋師父說:「大家以為慈濟的環保,就只在垃圾分類而已,那我們就在日常生活裡應用、做帶動。」出家人的精神,是為了體現靜思精舍,是一個農禪行經的道場,而非僅於念經、拜佛而已。 而努力地讓肥皂回歸清淨本性,如同出家人在佛海浩瀚中,欲找尋出自我的清淨佛性一樣,德寋師父樂在其中,「這個工作,就是很大的一個使命啦!然後,就是興趣囉!」

 

香積飯 — 災難中的溫暖 (週六, 19 六月 2010 邱淑絹)

2009年8月7日,中度颱風莫拉克,從基隆北部緩步而過;8月8日,它所挾帶的強大風雨,將一年累積的雨量,傾倒在中南部地區,造成嚴重災害。無數家園、土地與生命遭土石流掩埋;家,已不是家;地,也不再是昔日熟悉的模樣。

八八救災期間,忙碌的救難人員在路旁,吃著熱騰騰的慈濟香積飯便當。(攝影者:呂秀芳 地點:屏東縣佳冬鄉塭豐村)斷水、斷電,民生通路,沒了方向。為了因應受災民熱食所需,靜思精舍常住眾自8月8日下午開始緊急趕製香積飯,陸續以四十呎貨櫃,連夜送往中南部受災地區;及至8月20日為止共送出三十四噸(乾燥)香積飯,及五萬七千多盒沖泡式的「福慧湯品」,及時解決受災民三餐問題。

災難時刻發揮功效,香積飯的研發者德晗師父卻笑不出來,語重心長地他說:「這場災難,讓更多人認識香積飯,卻也是我不忍看到的一件事。」

曾經,德晗師父南北奔波宣導香積飯,甘願帶著樣品讓人試吃;現在,卻是因為災難讓大家吃到而感觸極深:「寧願在太平時刻,讓大家享用香積飯的可口與方便,而不是這樣用於急難的救助上。」

白米若可沖泡,阿嬤就能有飯吃

香積飯的研發,是為了國際賑災或急難救助使用。曾經一次冬令發放,一位阿嬤領回白米後,卻無力燒柴煮飯,眼看著白米無計可施。證嚴上人一念悲心升起,心想若白米可變成沖泡式的乾燥飯,阿嬤就有一碗飯或粥可以享用。

一個單純想法,引發弟子們著手研發。

至日本技術觀摩後,就著水槽邊,德晗師父開始煮飯。初期,常常煮到燒焦;及至一個階段後,逐漸成功。

八八賑災期間,慈濟精舍師父忙著製作香積飯送往災區。(攝影者:邱淑絹)

而後,買了部乾燥機,做出來的米粒卻不能覆水,讓德晗師父很不明白。打電話向廠商求問,得到的回答卻是:「乾燥機本來就是這樣子!」

因為全台灣沒人做乾燥飯,所以連廠商也不知問題出在哪裡?「機器就是那樣子!我要怎麼辦?」著實沒有頭緒的德晗師父,與研發團隊之一的德偌師父,從白天想到黑夜,從黑夜想到白天。沒有任何人力支援,也沒有任何資訊來源,更沒有問問題的對象;靠的,只有自己。但一個願力,促使他們不氣餒,誓願將沖泡飯研發成功。

環境克難,人克勤

精舍腹地不大,做什麼事都很克難。 環境克難,人,卻能克勤。因為自認能力不足,所以德晗師父常記得一句話──「勤能補拙」,因此沖泡飯在他的勤奮下研發成功,上人取名「香積飯」。

當把研發成功的香積飯,寄給人援會的企業家們看時,認為不輸日本等級的他們,要求到精舍參觀香積飯的研發室,此舉令德晗師父莞爾:「要看我的研發室!?」

企業家們眼中的研發室,於德晗師父而言,卻只是個小小的水槽。「我一直在製粉間工作;煮飯,最重要的是水,所以粉間那邊的水槽,成為我第一個階段的『研發室』。」

而後,製粉間要開工,沒了地方的德晗師父,就把「研發室」挪到桂花樹下去,蓋個鐵皮,繼續煮飯。「第三個地方,終於有進步了,我找到二個樓梯板,前面隔著一塊木板,飯鍋架著,就又繼續煮飯,繼續研究……」

最終香積飯上市了。但上市了,卻發現很多人不會用;於是,研發團隊的師父們,就又走上到處宣導、示範的旅程。「我們的大提箱裡,裝的都是香積飯。」

一個地點又一個地點,一站又一站,最終,包括慈濟志工等在師父們的親自解說與巧思下,懂得使用方法,而於大型活動場合,開始使用香積飯做為餐點。

省水、省力、省時間

美味、營養、環保、健康。用香積飯製作一千多個壽司,幾個小時就完成了!(攝影者:許秀愛)

今年(2009)四月,清水靜思堂一千八百人的活動,志工首次使用香積飯做餐。以往,這樣的人數需動用六十位香積志工,改用香積飯後,只需六位;活動前一天,志工窗口師姊緊張到睡不著。

該次,研發團隊的師父們前往協助,最終順利達成任務。窗口師姊鬆下一口氣後說:「怎麼那麼簡單,只要煮一鍋水,沖泡後攪一攪,悶著幾分鐘,就一鍋飯出來了。」德晗師父表示,香積飯不但沖泡方便,也因少油無負擔,事後流理台的清理工作,也變得加倍輕鬆。

「香積飯還可以再變化。」曾經,志工師姊將香積飯加上素鬆做成飯糰,價格算起來比市售的還便宜。「我自己也做過實驗,香積飯若水份拿捏得好,做出的冷飯糰香Q可口。」德晗師父說。

香積飯能變化出各種茶敘點心,走入生活。(攝影者:黃莉美)而泡好的香積飯若沒吃完,用另一種風貌呈現,也是種清爽可口的茶敘點心。「一位師姊將香積飯捏成數種小壽司,結果孩子們全部吃光光,食量最大的吃了二十六個,多數也都吃了十五個。」

除了活動外,香積飯亦可供家庭使用。「現代年輕人不會煮飯,上館子造成浪費,開車出門也容易造成碳足跡。」若一般家庭使用香積飯,不但沒有這些問題,還可省去洗米水,並享受天倫之樂。

沖泡簡單,賑災強力後援

香積飯研發的初衷,就是為了國際賑災及提供賑災人員三餐所需。「勘災人員的安全也是上人最擔心的。」前進災區時,當地的衛生和溫飽是首要之務;能夠及時沖泡的米飯,即成為賑災人員最佳的安全熱食來源。

簡單美味又環保,少油又少消耗能源,每天一餐香積飯,身體零負擔。(攝影者:邱淑絹)八八水災那天,靜思精舍全體總動員,超過兩百人一起工作,及時將香積飯包裝送往災區,發揮急難救助的功效。忙於救災的志工有了強力支援,將香積飯用環保碗沖泡,蓋上蓋子後出門,送至災民手正好沖泡完成。家當失流、忙於清掃、無力張羅三餐的受災民,拿到依然溫熱的便當,臉上溢滿欣慰的笑容。

德晗師父表示,八月八日那天晚上九點四十五分左右,看到精舍發出第一部貨櫃,內心的感動無法用言語表達。目送著貨櫃離開,他雙手合十虔誠祈禱它能平安,且及時地到達災區,讓災民們獲得溫飽。「當下我非常感恩上人,從2006年開始一再提起這個想法,督促我們努力研發。」

拯救地球,從你我做起

八八水災賑災期間,一天傍晚五點半,得知又需五百箱的香積飯量,七點要準時裝車出發,靜思精舍又再全體總動員。正當貨品從三樓搬至一樓時,電梯卻突然故障了。二十分鐘無法排除的情況下,眾人只好用人工接力方式,從樓梯將香積飯一箱一箱地搬到一樓。

瞧!香積飯做出來的壽司,各個精神飽滿、元氣十足!(攝影者:許秀愛)

當時,除了靜思精舍趕製的外,也從全台的靜思書軒裡,將上架販售的香積飯,緊急調往災區需要的地方。現今,地球水資源日漸匱乏,有學者專家提出警示「不要讓最後一滴水,變成人類的眼淚。」沒有水,無法種植五穀雜糧;沒有水,人類將無法存活。

雖然,香積飯研發成功,得以在災難時派上用場,德晗師父仍然有感而發:「災難,大家都不忍見到。拯救地球也是拯救人類,所以大家一定要生活儉樸、愛惜物品,更重要的是──素食。收斂起放縱奢侈的心,就從三餐開始力行。」

人心易起無明,身口意會隨貪欲造業,於是心胸不斷縮小。時下的物欲常常誘惑人心,讓人人不由自主地陷入五欲中,若要讓心靈簡單、清淨,必須從「食衣住行」著手。

若能每天一餐香積飯,身體零負擔;每天一餐,身心皆簡單,無為無欲清淨又輕安。希望大家從細品香積飯之中,可以同時品味到飯香、道香、法香,更能散發出自己的德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