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慈濟基金會

12 / 10
  • Increase font size
  • Default font size
  • Decrease font size

導演鬼才龍剛,慈濟路上永遠的菩薩

E-mail 列印

知名導演龍剛晚年全心投入慈濟,2012年歲末祝福執導勸素短劇,不厭其煩的教導演員志工切實做好每個動作。(攝影/朱澤人)影藝界對龍剛的描述是「鬼才」、「原版英雄本色導演」、「華人電影先驅」,9月2日因癌症辭世。在他走之前的兩周,紐約電影博物館才為他舉辦回顧展,並獲名導徐克頒終生成就獎。但在紐約慈濟人眼中,他褪去世俗的光環,展現和藹可親、毫無架子、在平凡中不凡的人間菩薩形象。

「他說自己最喜歡做的,就是看個案。」多位慈濟人談起龍剛晚年投入志工,都會想到他全心投入貧苦病老的家庭訪視,把弱勢者當家人關懷。

曾跟龍剛看個案的慈濟華埠聯絡處志工翁克鳳,深受他的真誠打動。「我從沒看過一個大男人比我還愛哭,在個案家裡,他哭得比我還慘。」翁克鳳指出,某次同行關懷20多歲得癌症的年輕女子廖小姐,龍剛看對方家境困苦,當場飆淚。

當廖小姐決定飛返中國後,龍剛與慈濟人舉辦隆重的告別茶會,他在歡送會上又淚流不止。個案返國後,他不放心,常打長途電話問廖小姐止痛藥是否足夠,直到對方往生才結案。

龍剛9 月2日因癌症辭世。龍剛本名龍幹耀,生於1935年,育有三子三女。他原在股票行工作,認識導演周詩祿後加入邵氏訓練班學藝,後成為導演。他大膽跳脫60年代香港流行的文藝愛情片,探討社會底層賣淫女與飛男飛女(小混混),曾遭社會抨擊,卻受廣大影迷喜愛,電影部部賣座,於亞洲影展獲得多個獎項。

他原為基督教徒,執導電影如瘟疫擴散「昨天、今天、明天」和關注核爆受害者「廣島廿八」等蘊含警世意味。2003年急性呼吸系統綜合症疫情(SARS)爆發與2011年日本大地震核災後,有人稱他先知,是「耶穌導演」,不過他說自己的電影以「大愛」超越宗教,每一部片都教人要有愛。

1982年退休移民紐約後,龍剛接觸佛教,深覺與理念相契,皈依紐約妙覺寺洗塵長老,勤修佛法,為紐約上州妙覺山成立奔走多年。

曼哈頓聯絡處負責人梁翠萍表示,龍剛扎實的佛學與堅定信仰,對靜思語的感觸不同常人,他加入慈濟後常辦佛學講座,並以靜思語詮釋佛經,「一般人看靜思語多是覺得很有道理,龍剛則認為句句都充滿佛法」。

龍剛2005年加入慈濟後積極做志工,2009年才授證,原因之一在於他的小馬尾。慈濟規定師兄不宜留長髮,有人問龍剛為何不剪掉馬尾,他回答:「一樣是做志工,不授證沒關係。」他至台灣接受證嚴法師別上慈誠證時,小馬尾仍在後腦勺。

不過,他對慈濟理念的支持與體會非常人能比。青年佛教通訊中心主編韋琪表示,龍剛生前最有感觸的音樂是靜思文化出版「無量義經」,序曲歌詞「萬古長空,似真還假;蝸角虛名,人生何價」,令他渾然忘我。龍剛2009年與慈濟志工一起為莫拉克颱風受災民眾上街頭募款。(慈濟檔案照片)

與他相識多年的慈濟志工張蓉蓉表示,綜覽龍剛從名高天下,到洗淨鉛華。進慈濟後不露鋒芒,當英語和粵語翻譯、街頭募款、個案訪視、書軒值班等,與其他志工做同樣的事,正是他不凡處。張蓉蓉說,「我最敬佩他能夠放下,經歷香港演藝圈的花花世界,還能捨棄一切名利財富,有幾個人真正做到?」

龍剛2007年開始每周在靜思書軒值班,起初其他志工對這位名導心生敬畏,不知如何與他互動,他就一個人默默書寫佛經。某日他主動向志工詢問某個字寫法,獲解答後,誇張地豎起拇指,連說「讚」、「讚」,弄得大家啼笑皆非,打開眾人心房。

慈濟志工於曼哈頓聯絡處為龍剛舉辦追思會。(攝影/翁秀春)有志工逗他說,「以前很多人排隊等著要您的簽名,現在您來慈濟書軒值班,第一件事就是簽到,能不能多簽幾個給我收藏?」聽完,龍剛真把整張紙簽滿名相送。

在書軒裡,他隨和、親切,甚至愛搞笑。做起事來,認真投入、全力以赴。他教志工太極拳,學生一式學不會,不教下一式,確定動作標準才繼續教。他也會當心靈導師,前曼哈頓聯絡處負責人段登傑表示,有時做慈濟身心疲憊,龍剛見到,會心疼落淚,並說:「我的年齡可做你爸爸,有什麼心事,就把我當爸爸告訴我。」

2012年龍剛執導慈濟「八分飽、兩分助人好」勸素話劇,他會為一句台詞或一個動作徹夜未眠;準備歲末祝福粵語版慈濟大事件紀錄片,他與同修妻子胡梓婷沒日沒夜錄音、剪輯、配音樂,以讓更多說粵語的民眾了解慈濟,加入菩薩道。

直至罹癌在生命最終,他不忘關心身邊人的慧命。胡梓婷複述龍剛的最後一句話:「我已經在慈濟幫妳把路鋪好,妳要好好做慈濟、照顧好兒子、照顧好兩條狗,我就放心啦。」說畢,閉目長辭。

慈濟志工9月 8日為龍剛舉辦追思告別式,送他最後一程。龍剛(第二排左一)、與妻子胡梓婷(第一排左一)是慈濟宗門的同修。(慈濟檔案照片)

龍剛一生如戲,慈濟志工縱然不捨,但想起他豪邁爽朗的笑聲,遂能釋懷,如他最愛的「無量義經」歌曲所述:「宇宙無涯,生死剎那,新新生滅,無需驚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