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慈濟基金會

12 / 12
  • Increase font size
  • Default font size
  • Decrease font size
分會活動 美國總會及美西地區 坡地排隊 看病隊伍浩蕩長

坡地排隊 看病隊伍浩蕩長

E-mail 列印

20170528-ushq-012017年5月28日,位於宏都拉斯首都特古西加巴(Tegucigalpa)郊區的蘇雅白職業學校(Suyapa是宏都拉斯的守護女神名字)一反周日常態,天未亮就門庭若市,乾煎Castelito de Perra (當地傳統主食) 的小販或靠牆或沿街叫賣,參加義診的病人頭頂著大太陽,忍受著飢腸轆轆,用意志對抗街角飄來的油煎薄餅的香氣,這是一個無庸置疑的貧窮國度。

儘管四方大醫王雲來集,等候看病的隊伍仍是從下坡一直延伸到上坡,衣衫襤褸的宏國人民捏著手帕、打著傘、搖擺著扇子堅守住自己的方寸之地,一步一步移向半掩的大門,負責核實名單的志工認真把關、仔細查對,兩旁站著荷槍實彈的阿兵哥,讓誰都不敢造次!20170528-ushq-02

⊙排名中美洲第一窮國

根據2012年統計,宏都拉斯的人均GDP只有2,323美元,長期面臨高額貿易赤字及外債等問題,被列為高負債貧窮國,宏國政府雖曾採行一連串經濟成長措施,但始終擺脫不了貧窮的糾纏。

20170528-ushq-03另一個阻斷宏都拉斯振作的因素是天災人禍不斷,自1998年米契颶風(Hurricane Mitch)侵襲造成嚴重毀損之後,至今風災、水災仍輪流登陸破壞,讓宏都拉斯沒有休養生息的機會;再者,自1821年宏都拉斯獨立至今,多次政變,更是讓宏都拉斯的國運沉落谷底,阮囊羞澀的國庫大多用以支付政變的軍事行動,無暇兼顧宏國的民生問題,在二十一世紀的今時今日,宏都拉斯多數鄉村地區尚無「自來水」,百姓家均以各式各樣的容器購水,衛生條件更是落後,蚊蟲與疾病孳生,每年都有登革、奇坤庫雅傳染病發生,2016年開始有茲卡病毒盛行,誠如 上人所說的:「貧與病,就像一雙攣生兄弟。」貧窮的宏國人民從此籠罩在諸多疾病的威脅之中,加上2015年震撼全中美洲的宏都拉斯社會保險局高達兩百億美元的藥品貪污案,使生活一天比一天貧窮的宏都拉斯人民就醫無藥,生活更陷入絕境。20170528-ushq-04

高負債貧窮國宏都拉斯雖有政府醫療保險,但並非人人繳交保費,政府只能從就業者的薪資自動扣繳,無業者便無錢可扣了。與外面的世界比較,宏都拉斯的醫師、護士收入低廉,醫師的薪水大約每月一千美元,大學畢業的護士薪水大約每月八百七十美元,沒學位的護士只能拿最低工資每月四百二十二美元,更有甚者,2016年宏都拉斯竟有約六千名醫師及難以估算的醫療相關專業人員無就業機會,醫院普遍缺乏藥品及設備。

一般而言,住在大都市的人可以去公立醫院看病,沒保險的人要繳三十五美元問診費,有保險或無業者不用繳費,但因宏國缺藥,以致病人常常拿不到藥,結果是看了醫生卻治不了病,在宏都拉斯就醫可說是一場惡夢;住在鄉下的人只能去衛生所看病,衛生所大多無藥可供,只能拿醫生開的處方籤去藥房買藥,藥房串通不肖醫師,層層剝削貧民,極大多數人因為無力負擔高昂的醫藥費,大病小病皆不看病,有的白內障拖到瞎眼,有的得了癌症便在家等候死神的召喚,因此,宏都拉斯人醫會有意爭取在當地設置義診中心,造福在苦難中載浮載沉的宏國病患。

為了進一步評估設置慈濟診所的可能性,宏都拉斯聯絡處負責人張鴻才邀請美國慈濟醫療基金會執行長葛濟捨、張秉東醫師及志工團隊赴蘇雅白衛生所參觀。衛生所主任表示,衛生所的服務時間是周一至周五,上午六時至下午三時,每天看二百至二百五十位病人,問診的收費折約一美元,買藥由病人自行負擔,該診所為當地五萬人口提供服務,醫藥資源嚴重短缺。依據目前宏都拉斯的用藥規定,牽涉到血糖血壓的慢性病可以每次給藥一個月份量,一般疾病可以每次給七至十四天的份量,每次取藥平均花費十二至二十五美元。

張鴻才向葛執行長報告,如果在首都建蓋診所大約需十五萬美元,成本太高;如果地點改在郊區,只要七至八萬美元,因此建議將慈濟診所興建在首都之外的偏遠地區。

20170528-ushq-05

⊙宏國行的三大目標

1998年米契颶風發生以來,慈濟組隊前去救災,此後一直將宏都拉斯視為「國際慈善」的重點之一,葛執行長幾度帶隊前來宏都拉斯消毒、援建大愛屋、義診及發放等,早已將宏都拉斯的貧病交加的問題了然於心,他說:「這次來宏都拉斯的三大目標是與本地志工互動與分享、義診,以及評估義診中心的可行性。」

美國慈濟醫療團隊特別提早在義診前兩天到達,為志工準備了完整的培訓課程,讓本土志工能夠在義診活動中學以致用。5月27日上午進行「一般志工培訓」課程,下午進行「專業志工培訓」課程,加強本土志工的慈濟理念精神,果然,宏都拉斯志工團隊在本次義診的表現令人刮目相看,不僅井然有序地完成任務,而且充份表現出慈濟特有的人文,讓美國人醫會讚不絕口!20170528-ushq-06

在漫長的就醫「旅程」中,宏都拉斯志工以他們的創意讓病人的候診時間不留白,有的宣導蚊蟲傳染病的防疫,醫學院的學生們將海報穿在身上到處行走,宣導衛生教育,還有營養學團隊為病患逐一解說「如何吃得健康」,遇有糖尿病或食物過敏的病人,還會請進去教室做個別輔導,更貼心的是,為了讓病人安心看病,有一位小丑打扮的小女孩在現場照顧小朋友,幫孩子在臉上畫彩妝,給孩子們吹氣球,帶孩子們玩遊戲,當她魔術般的筆在小朋友的臉上畫上飛舞的蝴蝶、頑皮的花貓,一張圍觀的小臉用崇拜、興奮及歡喜的眼光欣賞,小朋友不吵不鬧不插隊,乖乖地等候慈濟人帶來的小確幸!

雖然病人在求醫的過程中被不斷「轉移」,平均有兩位志工陪同一位病患進出,或攙扶或抱起前進,雖然宏都拉斯窮人因缺水而無法按時洗澡,病人身上大多帶著汗臭異味,但是志工絲毫不以為意,志工與病人的臉上都散發著幸福的光彩!

蘇雅白校園種植樹木,中央是水泥地舖成的活動中心,斑駁的油漆、破舊的桌椅在宏國人民眼裡或許算「古色古香」,但其實是「老舊的建築物」,令人不解的是,放著幾張破舊桌椅的教室居然還慎重其事地上了鎖,校方要保護的到底是甚麼?

20170528-ushq-07到了午餐時間,陽光透過樹木稀稀疏疏地撒在草地上,病人及家屬三三兩兩地坐著乘涼吃「餅」,不知趣的蒼蠅飛來飛去嗡嗡作響,企圖染指病人手上的食物,浪漫天真的孩子嘻笑著追趕跑跳碰,大人一手拿著充飢的乾煎餅,一邊喝著顏色鮮豔的不知名的飲料,大家開始尋找可以「方便」的地方,沒想到,洗手間竟也大門深鎖,讓聚集在學校參加義診的幾百人無計可施。

幾經爭取,校方總算派人拿鑰匙打開洗手間鐵門,為大家解了燃眉之急!當地人打開水龍頭知道沒水,很習慣地在衣服上抹一抹便歸隊候醫。志工忍不住要問:「你們,不用洗手嗎?」這才聽說宏都拉斯沒有自來水,政府鬧窮沒水供應給居民,一般機關單位不出借洗手間,而且一律沒有水洗手,志工聞言面面相覷,不敢相信如此現象存在於文明世界之中。

宏國很多地區無水,皮膚科疾病非常普遍,當葛執行長在樹蔭下振筆疾書,紀錄當日的義診個案,聽到志工採訪樹下的一家人,得知兩個小女孩都染上皮膚病,老太太有嚴重氣喘,正在向志工請教療養之道,葛師兄聽聞之後,立刻介入談話,指導老太太在雨季後打掃家裡,除去灰塵、保持乾淨,有太陽的時候要把棉被搬出去彈一彈、曬一曬,做好萬全準備過冬,食物方面要請教專家,避免過敏。執行長樹蔭下問診,和藹可親地與宏都拉斯病人互動,就像一陣清涼吹進了校園,讓等候就醫的病人感受到慈濟大醫王的慈悲!

⊙義診發現的疑難雜症

在忙碌的義診行動中,由四位醫師擔任篩檢工作,將病人分配到所屬部門,全日十個半小時 (上午八時至晚間六時卅分) 的義診,動員了十二位醫師、十五位護士、六位藥劑師及三十六位醫學院學生等六十九位專業志工,另有一般志工四十二人;雖然出席的病人總數遠遠超過預估的五百人,但是慈濟團隊延長義診時間,讓大多數前來就醫的病人都得到照顧。當天有五百二十二位病人接受內科、兒科、婦科及神經科診療,一百二十八位病人接受牙科服務,二十八位病人接受精神科看診,二百五十位病人配了老花眼鏡,還有十六位病人被送去營養科學習營養均衡的學問,共計為九百四十四人次提供醫療服務,看診後領藥的共有六百九十四人次。

醫療團隊眼觀四面、耳聽八方,擔任「聞聲救苦」的菩薩,當天發現了五個急須救助的慈善個案。20170528-ushq-08

六十二歲男子,十七年前從二樓不慎掉落樓下,當時一樓有點燃的稻草,他不幸摔落稻草間,造成嚴重燒傷,當時因為生活窘困,沒錢好好治療,造成右上臂沾連,頸部也嚴重沾連,右手變形無法使用,經評估需整形外科適當切割,期望手臂恢復自由,從此可以自理生活。

十七歲男孩,因在腹中即受到父親吸毒的影響,從小染病,幸好存活,但一直有嚴重缺陷,最大的問題是下半身不遂,膝蓋以下行動不便,需要靠特殊支架幫助他用拐杖行走,而目前所用的支架已不合用,通常兩年要更換一次支架,大約四百美金,經評估已將男孩列入宏都拉斯的慈善個案,將協助他定期更換支架。

六十五歲女子,罹患心臟病,兩位孝順的女兒帶她來義診,向慈濟求助,經查病人的大動脈二尖瓣阻塞及閉鎖不全,須換瓣膜,可是宏都拉斯無法進行此種手術,當地缺乏瓣膜,從國外買來要等一段時間,可是她的心臟已肥大、功能不全,等不到半年便有可能熬不下去了。因此有醫師朋友建議,全中南美只有墨西哥可能有能力做此手術,或者到台灣的慈院也可以,病人在兩年前曾在古巴做過換心律器的手術,但現在又出問題了,需要在兩地之間做一個抉擇。

六歲女孩,先天性白內障,她的母親兩眼接近失明,一眼開刀失敗,一眼因視網膜病變而失明,葛執行長建議Dr. Victor (宏都拉斯人醫會召集人) 先讓病人去公立醫院檢查再評估。

護士志工的母親患了第二期乳癌,化療一段時間後被告知需免疫治療,每月一次藥費一千美元,一共要做十八次,有待醫療團隊評估,是否在美國採買會比較便宜?

20170528-ushq-09⊙義診後的感性分享

雖然預定義診時間是上午八時到下午三時,但因為就醫人數眾多,其中有一些複雜的疾病,耗費了醫護人員的大量時間,所以一路忙到天黑,過了六點半才圓滿結束。

當夕陽西落,志工團隊共聚一堂,手牽手跟隨美國志工賴娜音邊唱歌邊比手語,一遍又一遍的〈一家人〉唱了又唱,欲罷不能,好不容易才坐定分享心得。葛執行長率先發言,張鴻才即席翻譯,當他正經八百地向志工團隊感恩大家的付出:「沒有大家的用心,就沒有今日的成功,希望大家與其他志工分享經驗,帶動宏都拉斯的社區志工。」沒想到張鴻才翻譯之後竟引得哄堂大笑,葛執行長入境隨俗地接著說:「我不知道他翻譯成甚麼,但大家都開心就好了!」

負責篩檢的帥哥醫師奈爾森(Nelson Ovidio Lara Robles)一上台就被張鴻才問:「你有幾個女朋友?」大家又是笑成一團,帥哥搖頭說「沒女朋友」,全場又笑了起來,奈爾森訴說著自己義診一天的感動,他從不知道所謂的「付出無所求,反而說感恩」,經過5月28日的洗禮,雖然身體很疲憊,但是他得到發自內心的法喜,他感恩慈濟人不遠千里而來關懷宏都拉斯人,因為慈濟,宏都拉斯人學會愛!

格雷(GlennallanGoryl)是退休的EMT (急救醫務人員),當張鴻才以西班牙語介紹他出場又是一陣笑聲,原來他說格雷是「美國的川普總統派來蒞臨指導」的,格雷不以為意,欣然接受宏都拉斯的幽默感。默默觀察慈濟活動好幾天的格雷非常內斂,密密麻麻地在筆記本寫滿了所見所聞,他說:「本次義診是我見過的,組織性最強,最有效率的義診,每一位志工都知道自己的任務,在複雜的就診環境中起到『零塞車』的引導功能,並且在陪伴的過程中充分展現愛與關懷,大家為病人提供不僅是醫療服務,而且是真誠的愛與關懷!」

Dr. Victor 及 Dr. Samra 是宏都拉斯醫界的兩大棟樑,他們各自帶領學生雙雙出席,Dr. Victor表示,經由一次次的互動,他和學生之間仿佛父子般親近,學生之間也變得像兄弟姊妹般的關係,這是做慈濟意想不到的收穫!Dr. Samra則表示,看到病人全部得到照顧,大家的辛苦都值得了!

精神科醫學院學生諾維亞•內茲(Nuvia Lizeth)發表了志工心聲:「每個人都盡了最大的努力,我要給大家拍拍手,很驕傲能成為慈濟的一員,更感謝美國遠道而來的師兄姊,真的好感恩你們!」張秉東醫師接著說,看到大家如此投入真感動,他說:「這對貴國的病人是好事,讓我們繼續努力,攜手為將來的醫療志業做出更大的貢獻!」20170528-ushq-10

牙醫師陳恂滿表示,雖然受限於器材儀器,但是第一次做牙科義診,就能夠有如此好成績,一口氣服務一百二十八人次,讓她非常讚歎!祝福後續潛力無窮!陳醫師看到近七十位小朋友前來看牙,立刻要求牙醫展開衛教,儘管是現買現賣,但因為牙醫師及志工的努力,以及教材可愛生動,將牙科衛敎做的很棒!收到超級棒的大效果,陳醫師讚揚Dr. Miranda Tania帶領的牙科專業團隊功不可沒!

張鴻才感嘆宏都拉斯的社會治安差,人民生活於恐怖之中,造成很多人每天出門前,就會生出「一去不回」的恐懼;又因為普遍貧窮,經濟情況不好,長期挨餓的人難免胡思亂想,久而久之就會出現精神疾病的徵兆,這可能是一日之間竟會有二十八位病人需要看精神科的原因吧!

慈濟自2011年在宏都拉斯展開志工培訓以來,目前已受證委員有四人、培訓委員四十五人、見習委員四百人,可謂聲勢浩大!參加五月義診的志工陣容龐大,除了宏都拉斯的一百一十一位本土志工之外,還有六位志工來自美國加州、一位來自新澤西州及一位來自內華達州,另有二位志工來自美國主流社會,總計是一百二十一位志工服務九百四十四人次,創下宏都拉斯義診的新紀錄。

 

總會地區映象新聞

人間菩薩大招生

將善念升起的剎那,化為永恆的善行!
您是否經常覺得很想助人,卻找不到合適的方式?忙碌中,一再讓這樣的善念升起又降落,卻一直沒有真正去實踐?舉手之勞就能成為慈濟會員護持慈濟志業。

慈濟美國總會
電話:909.447.7799
電子郵件: info@us.tzuchi.org